Loading

  • 大人的公民課

    「雖然多數人沒有像你那麼善良,但這不是你要關心的重點,因為只要良善沒有雜質,就會在社會中漸漸發酵。」 -梭羅 我們沒有冷漠的權利:大人的公民課 曾幾何時,打開電視就有永遠播不停的新聞台,搭配螢幕側邊的跑馬燈快報;政論節目上的諸多名嘴,似乎對任何大小議題都能侃侃而談;每個人的大拇指跟眼光離不開手機與平板,網路上各種資訊鋪天蓋地而來。我們彷彿因而知道了許多世界上發生的事,然而這些資訊來了又走,不曾真正喚起我們的注意。像是下班回家路上一場短暫的毛毛雨,我們加快腳步趕赴下一個場所,或許微微皺起眉頭,但等身上薄薄的水氣散去後,這場雨在我們心中已不復存在了。 台灣人一向以擁有民主和自由為傲,面對選舉也有一定程度的狂熱,然而在選舉的激情過後,多少人還會持續地監督當選者的作為?對於政府各項政策的變動,是否會願意花一點時間去深入了解其中緣故?也總會聽到有人反駁,連生活都過不好了,哪裡來那麼多心思去關注那些社會上的事?其實,社會與自己的生活是息息相關的。只要活著的一天,我們便無可逃躲地身處這個社會之中,如果不去關心、不去瞭解、不去參與這個社會的運作,當社會發生問題而傾頹時,也將無法再保有自己理想中的生活。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身為構成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沒有權利冷漠。 社會學是最好的公民教育 台大社會學系系主任林國明教授在 2011 年為社會學系畢業生致詞時,曾經提到:「人文關懷,分析判斷,和參與行動的能力,綜合起來,就是一種公民能力,這是一種作為社群的成員,能夠承擔責任,一起去改善社群的集體福利的能力。」社會正義或公民覺醒這類詞彙乍聽十分嚴肅,甚至會直覺聯想到走上街頭抗爭,但其實本質並不複雜,我們可以試著從基礎開始做起:培養個人的思辨能力,不隨波逐流人云亦云。 近年來,學校跳脫了過去單一版本教科書、找標準答案的填鴨式教育,也不再是威權式地壓抑每個學童的特長,要求整齊劃一的群體,因此年輕世代的想法更跳躍、更活潑,也更敢於在公開的社群媒體上展現自我,但這尚不是思辨能力的展現。思辨能力並非發展出自己的觀點後,一味地要求他人認同自己,而是能夠傾聽其他不同的意見,經過理性的溝通與討論,使雙方能夠達成共識。 「我們不期待在書中給予讀者正確的答案,反倒希望每個人都能獨立思考, 以理性的態度,憑著良知,給未來一個負責的選擇。」 -紅桌文化總編輯 劉粹倫 本次書店選書《公民,不服從!》出版社總編輯的這段話,正是我們相當認同的思維,我們所期待的,是與大家一同閱讀並思考,甚至是挑戰與質疑,但是也絕對不忘記,無論面對什麼樣的議題,我們的初衷都是希望能打造一個更好的社會,而這份純粹的良善,能夠順利地慢慢發酵。    
  • 我們與真實的距離

        真正高明的人,就是能夠借助別人的智慧,來使自己不受蒙蔽的人。― 蘇格拉底   我們與真實的距離:探索自我與世界 大概是從 2016 年起,發現身邊有些朋友會關注法國每年六月舉辦的高中畢業會考,對台灣的我們而言,其中最特殊之處,是無論普通高中或是技職體系,學生們都必須通過哲學學科的會考,才能順利取得高中文憑,而這份哲學考科的內容,是以四小時來書寫一道申論題。這裡列舉去年其中的兩道題目供大家一起思考: 文化是否能使我們更加人性化? 為了知道何謂正義,是否必須經歷不義? 首度看到考題的時候心中只能驚嘆,並暗想著自己能否完成這份試卷。 提起哲學,相信很多人會感到陌生與退卻,或是被各家學派、各種主義學說弄得暈頭轉向,但想要接觸哲學其實沒有想像中困難,與法國高中的哲學教育方向一樣,我們能做的是學著「哲學思考」,而非哲學知識。哲學思考的重點在於敏銳的洞察力,運用理性邏輯推演不斷去尋找、挖掘事物的本質;哲學問題往往是沒有正確答案的,也就因此,這種對事物核心的追尋不會有終結,最重要的部分在於嘗試層層釐清的過程本身,以及如何精準地傳達出自己思辨的內容。 相較於哲學這樣十分強調追求理性和真實的學科,文學所重視的,是用語言的工藝塑造出一個可能是全然虛構的世界,卻仍然能使讀者沉浸、陶醉其中。然而文學也絕非脫離真實,例如往往在科幻類型的文學作品裡,讀者可以深切地意識到作者對人文的關懷,以及對「人」本質的探索:人究竟為何為人?「我」是麼樣的存在?擁有思考能力的人工智慧,與我們的差距又有多少?我們與寄身其中的這個世界之間,又是怎樣相互影響著?而這些問題,又何嘗不是哲學的提問呢? 如果說哲學啟動的是科學的求知力,文學喚醒的是人類獨有的,美學的感受力。日本直木賞作家宮部美幸在受訪時說:「……有時候品味故事也會變成『想像他人人生』的契機。若我的作品能夠成為那樣的作品就太好了,我是為了這個原因而寫作著。」透過想像他人的人生,我們能夠比較出自我和他者的異同,建立起屬於自己更明確的形象;更能夠對他人產生共感,換位思考,用不同的觀點看待事件,我們所認知的世界也就慢慢隨之擴充了。 思考,閱讀,再思考,是我們一步步拉近與真實距離的方式,也許步伐是緩慢的,但相信每一步都會是無比踏實的前進。而更值得期望的,是在接近了堅硬得近乎冰冷的真實之後,我們心中還是能對這個世界保有關懷同理的柔軟。  
  • 關於教育,我們想說的是

      關於教育,我們想說的是…… 「你好比一把弓,孩子是從你身上射出的生命之箭。」 --紀伯倫《先知:孩子》 一位育有兩個孩子的朋友告訴我,從第一個孩子出生開始,她每年都會從薪資裡撥出一筆預算,捐給輔導、協助兒童或青少年的社福機構。這筆款項的金額並不少。當我驚訝地向她詢問原因時,她的回答是:「身為孩子的父母,我們只能陪他們走一段成長的路,但以後圍繞在他們身邊的,是那些跟他們年齡相仿的人。如果現在我能盡一點力量,提供其他孩子較好的生活,以後我的孩子就可以活在一個更好的世界,變成更好的人吧。」我非常佩服她的遠見:社會上有更多良善的人,就能成就一個更良善的社會。 我們是否曾經學習如何當個成熟的大人?如何適當地去愛他人?如何經營一段關係?如何成為理想的父母?在知識學問上,教育或許可以假手他人。但是在人格形塑過程中,我們最常學習的對象,就是最初的照顧者:父母。準爸媽們總是在孩子尚未出世時,便積極張羅胎教音樂、忙著參考各類教養專家的說法。這意味著大家相信從零歲起,就必須十分注重孩子的教育吧!因為孩子的潛力無窮。但是給予教育、實際施行教養的人,畢竟還是大人啊! 那麼,自己又是怎麼樣的大人呢? 你可以給他們愛,但別把你的思想也給他們,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你的房子可以供他們安身,但無法讓他們的靈魂安住,因為他們的靈魂住在明日之屋,那裡你去不了,哪怕是在夢中。你可以勉強自己變得像他們,但不要想讓他們變得像你。因為生命不會倒退,也不會駐足於昨日。--紀伯倫《先知:孩子》 伊日書屋2019年度計畫:「大人的國民健康操」。跳脫以往多與環境、土地連結的母題,改以大家熟知的「五育」,加上「情感教育」為骨幹,將選書幅度向外擴大,更貼近「全人」的塑造方式;可以是為了培育下一代而讀,更可以是為了培養更完整的自己而讀。   當提起書櫃想探討「教育」這主題時,大家的第一個反應都是:「這會不會太嚴肅了?」是的,我們也曾經有過不安。但是自去年四月以來,超過一百位愛書人俱樂部的會員讓我們瞭解到,有比想像中更多的人依舊在乎閱讀、在乎這片土地、在乎下一代。從會員們借閱的書單當中,我們慢慢找到了勇氣。關於環境、土地、教育、食安、性別議題、社會正義等主題的書籍,都在書櫃與會員們的手中流通著。 坦白說,書櫃(2019年由「伊聖詩私房書櫃」更名為「伊日書屋」)的意念一直是嚴肅的,但我們努力地尋找平易近人的方式,試著讓這些意念能自然而然進入大家的生活之中;透過每天提供美味的真食物,前來用餐的大家便支持了在地有機栽種的小農;透過增加店裡展示的繪本,孩子們在翻閱時也漸漸懂得欣賞大自然萬物的美;透過用心打造書櫃空間,讓更多人願意走進來共享燈光、冷氣和書本,無形中也達到了共同降低碳排放量的效果。這些行動本身並不嚴肅,甚至能讓人從中感到輕鬆愉快。我們希望扮演的就是這樣的媒介角色。 新的一年,我們依然抱持這樣的想法,和每一個你一起構築這座書櫃,一起讓眼界開闊、思緒轉動,進而發現更多的自己與世界的可能性,並且能成為一股穩定的力量,支持自己,也支援身邊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