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10個技巧_減少塑膠垃圾

      我們的海洋已經容納了太多的塑膠垃圾:每年有800萬噸塑膠廢棄物從陸地進入海洋。 根據估計,全球海洋可能有約兆50件的塑膠碎片。台灣想必也貢獻不少。綠色和平曾經在沖繩的沙灘上找到在台灣使用後丟棄,曾經盛裝洗髮精、冰咖啡的塑膠瓶。顯然,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有好好丟棄。為了遏制塑膠氾濫成災,法規、政策都該積極納入有約束力的措施。不過,每個人也有在每天生活中可以做的事。 01/成為海洋的守護者 每個人都可以為守護海洋貢獻心力。 02/避免不需要的塑膠 你真的需要喝瓶裝水、拿取免洗餐具,或買一個兩元的塑膠袋?可曾想過一支最簡單的塑膠湯匙,經過什麼歷程來到你手中?洗一支自己帶的湯匙,不是真的那麼麻煩。生活中許多拋棄式塑膠製品是完全不必要的。下回出門帶上自己的餐具,可以是木製、玻璃或金屬製的,耐用又美麗。 03/回收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 有時這也挺尷尬的:回收業必須將塑膠薄膜與可回收物質分開,以便回收可再利用的材料(想想那些淋膜的便當盒、紙盒)。所以更重要的是可重複使用。 04/小心化妝或清潔用品的成分 許多個人護理產品包含微塑膠,用來磨砂去角質。但也有其他替代方案,天然成分也可以做到,不需要塑膠。辨識產品成分不總是很容易,但是個對地球好的習慣。諸如以下成分代表的就是人工的微塑膠:聚乙烯PE,polyethylene、聚丙烯polypropylene或尼龍nylon。在個人護理產品中看到這些成分,別買就是了。 05/帶著背包、提籃、托特包去購物 台灣平均每年每人使用多達782個塑膠袋(是歐盟國家的3.9倍)!其實還有更多永續選擇,像是提籃、後背包、布袋。比塑膠袋或紙袋更堅固與耐用,重覆使用,可大大減輕地球負擔。一個輕薄的袋子適合每一件上衣口袋,臨時需要購物時就很好用。 06/帶上你的環保杯 絕大多數拋棄式塑膠製品僅使用不到五分鐘,想想外帶咖啡的杯子、杯蓋與隔熱杯套。為了「方便」,塑膠垃圾山還在持續增高中。慢下來過生活,不也很好嗎?擺脫塑膠,以口就杯,在咖啡店裡慢慢享受一杯咖啡,或自己在家沖煮一杯好咖啡(別用咖啡膠囊,當然!)真的沒時間?自備外帶保溫杯,保溫、保冰效果比任何一種外帶塑膠杯或紙杯都好! 07/清除海灘垃圾 不論住在哪裡,塑膠垃圾的終點都可能在沙灘上。下個假期,把用具帶齊,加入淨灘吧!(或者自己組織一個)確保環境中的塑膠垃圾毫無機會。 08/運用顧客優勢 對於塑膠的種種需求中,主要之一來自包裝。包裝作為行銷的一環(想想那些不必要的包裝),無法保證內容物就因此較好。所以,購買無包裝的食物或是大容量產品。找尋可供顧客自帶容器購買、充填的無包裝商店。以行動鼓勵生產商、食物零售商發想與推廣替代方案。就近消費也是好主意,光顧小農市集,蔬果都可成箱購買。 09/避免「生物可分解」塑膠袋 在台灣,多數市面上宣稱「生物可分解」的塑膠袋,其實混有 PP(聚丙烯)或 PE(聚乙烯)的成分,就是塑膠。所謂「可分解」只是裂解成更微小、更難處理的塑膠。所以,並不建議在法規未明確規範以及沒有適合的處理場的情況下使用。真正的生物可分解材質,是指完全使用植物澱粉材質製造的袋子。但要能分解,也必須在一定溫濕度之下(例如在堆肥場)。目前台灣還沒有類似條件的堆肥場。這些袋子到環境或海洋裡一樣不會自然分解,只能說跟塑膠比,對環境的危害較小罷了。 10/修理、改造、升級再造 東西不只有一種用途,甚至塑膠也是可以改造的,或者賦予新用途。例如:優格的空盒是塑膠包裝,可以另作他用嗎?也許你可以為一個又一個廢棄的塑膠製品賦予新的、美麗的、有用的用途。例如,將寶特瓶化作植物盆栽、托盤,甚至是時尚的裝飾。網路上可以找到許多關於廢棄塑膠改造再利用的創意。   TEXT|綠色和平 官方網站|greenpeace.org 立即連署|【 為守護健康和環境永續的決心發聲!】 要求經濟部,立刻撤回「深澳電廠更新擴建計畫」,政府要耗資1000億蓋一座七年後才能運轉的燃煤電廠,不但解決不了現在的缺電問題,日後還要長期受空污影響和健康威脅。      
  • 亞馬遜驚人的珊瑚礁群

    在巴西北部、臨近亞馬遜河口,發現面積達9500平方公里的珊瑚礁生態系統。這個令人欣喜的發現,身為地球一分子的我們,有必要認識和瞭解,並有責任共同守護這片美麗珊瑚礁和生態豐富的水域。 珊瑚礁常見於水質清澈的水域,但這個面積將近有2.6個台灣大的亞馬遜珊瑚礁群,卻生長在水質混濁,甚至帶有泥濘的水域。這片綺麗壯觀的珊瑚礁群,最早由一群科學家發現,並在2016年4月發表了相關文章才公諸於世。 科學家認為這片從巴西西北部海岸伸延到法屬圭亞那的珊瑚礁,是一個全新的海洋生物群落,他們持續鑽研探究,並已發現新的物種。然而,這獨特的生態寶藏正面臨莫大危機,亞馬遜河口盆地是石油公司的下一個目標。法國道達爾石油公司(Total)及英國石油公司(BP)企圖在這片珊瑚礁附近勘探石油。其中,Total的一個石油勘探選址距離珊瑚礁僅僅  公里。石油探勘的環境許可已在申請程序當中,綠色和平駐巴西辦公室氣候與能源專案主任Thiago Almeida指出:「我們必須守護珊瑚礁和整個亞馬遜河口區域,不能讓企業的貪婪威脅環境。」這裡是美洲海牛、黃頭側頸龜和巨獺等物種的棲息地,而牠們早在2014年就已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易危或面臨滅絕的物種。在過去,珊瑚被認為應生長在清澈的淺海地帶,以利牠們進行光合作用和進食,因此亞馬遜河口的這項新發現,被認為是極為不可思議的存在,代表著大自然會找到方法,讓條件看似惡劣的地區仍現生命蹤跡。 以下與你分享可喻作「自然寶藏」的亞馬遜珊瑚礁珍貴獨特之處: 不太挑剔珊瑚礁的生長需要有互利共生(Mutualism)的生物活動,並只能在特定條件的環境下生長,像是溫度得在攝氏24.5至28.3度。珊瑚通常生長於海水鹽度約3.45%至3.64%之間的水域。亞馬遜珊瑚礁卻是位於亞馬遜河淡水水域與大西洋海水水域之交界,鹹淡水混雜,珊瑚礁竟能發展出獨特的適應力。 生活在黑暗由於亞馬遜河出海口一帶樹林滿佈,大量樹葉、植物、動物屍骸和其他雜質落入水中,使得這一帶水質偏向混濁,阻礙水中生物進行光合作用,有些地方更只有2%的能見度。珊瑚需要充足光線和氧氣,而亞馬遜珊瑚礁的生存之道就在於「細菌」。細菌能從二氧化碳和充滿氨、鐵、硝酸鹽的水中,生產出有機質和能量,使珊瑚得以在這片難見光日的水域中生長。 喜愛多樣科學家確認亞馬遜珊瑚礁存在後,研究員收集了900公斤的珊瑚樣本,發現牠們由30種不同種類的物種組成,包括長達二公尺的巨型海綿(Giant Sponges),還有一種珍貴的珊瑚藻科(Calcareous Algae)紅藻石(Rhodolith)也生長在此。 變化多端河口水域的水量和沉積物之不同,珊瑚礁的長度和特徵也跟著有所改變。在珊瑚礁分佈的北部(鄰近法屬圭亞那),有亞馬遜河大量沖積出的沉積物,鮮少光線能照射到海床,因此這個區域的生物多樣性較低;而在南部水域(鄰近馬拉尼昂州),幾乎沒有沉積物,水中陽光相對充足,有利珊瑚和軟藻類行光合作用。 長久不被關注數十年來,一直有人對於亞馬遜河口處是否有珊瑚礁生長存疑。1975年,一艘美國研究船隻發現此處有一些只生活在珊瑚礁水域的魚種出沒,更注意到此處有高密度的海綿生長。這些發現曾在1977年的一次研討會上提出報告,但自此後便沒有重大發現。其他證據還包括:發現大量的龍蝦、鯛魚和其他與珊瑚有關的海洋生物,在在提高了此水域有珊瑚礁的可能性。直到 2010年,研究人員終於恢復對河口的探究,並於2016年正式發表學術研究文章,證實此處確實存在珊瑚礁。 人類能看到地球之外的月球表面的影像,卻未能在地球上的自然棲息地,見過亞馬遜珊瑚礁這令人難以置信的生態系統。隨著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以及海洋生物專家的帶領下,首次揭開亞馬遜珊瑚礁面紗,向全球介紹這片珊瑚的繽紛樣貌。地球總是能給你我無限的驚喜和感動,不是嗎?
  • 印尼雨林的無聲吶喊

    過去十年,棕櫚油企業IOI屢次被發現涉及破壞印尼熱帶雨林。你或許不熟悉IOI,可是,你吃的巧克力、洋芋片,使用的牙膏、洗髮精,卻可能含有這間公司生產的棕櫚油。雨林與生物無法發聲,你我如何阻止破壞? 每年印尼熱帶雨林總會燃起人為的森林大火,以8到11月最為嚴重。追究背後原因,多半是為了清空土地,用來開發棕櫚油種植園。「刀耕火種」(也就是砍伐林木,焚燒做為肥料,然後就地耕耨下種的原始作法)原是小農經濟採用的耕種方法,卻被濫用於大規模的伐林,和永續、自給自足的農耕原則背道而馳。為了阻止雨林破壞,綠色和平推動全球知名品牌和棕櫚油企業,承諾確保供應鏈不涉及破壞森林,我們發現,仍有個別棕櫚油生產商冥頑不靈,其中之一就是棕櫚油企業「IOI」(Industrial Oxygen Incorporated Sdn Bhd)。過去十年,IOI多次聲言承諾「不毀林」,卻一再被發現毀林罪證。去年四月,  IOI受到被「永續棕櫚油圓桌倡議組織」(Roundtable of Sustainable Palm Oil, RSPO)除名的威脅,可能會喪失所謂的永續棕櫚油認證,連帶失去重要訂單,IOI卻拒絕大幅改善。可惜的是,認證制度近年備受質疑的RSPO竟然就此罷手,沒有進一步行動。 摧毀寶貴的熱帶雨林IOI為超過300家公司供應棕櫚油,是全球數一數二的主要棕櫚油企業,其棕櫚油最終製成的消費產品,相信遍布全球各地的超市貨架。早在2008年,綠色和平已揭露IOI涉及在印尼婆羅洲破壞雨林,沒有履行行護林承諾。2015年11月,綠色和平發現IOI位於婆羅洲的特許發展區內火災災情嚴重,數月後實地到場調查,更發現IOI在新近遭遇森林火災的地區種植了大量油棕樹苗。 破壞極瀕危紅毛猩猩的家園持續焚燒雨林,不但讓寶貴的天然資源消失,更傷害棲息其中的雨林動物。多年來,IOI不但自己將重要的印尼雨林變成棕櫚油種植園,縱容其供應商清空雨林,受影響範圍包括極度瀕危的紅毛猩猩。紅毛猩猩數量銳減,專家警告有可能在十年內滅絕,野生蘇門答臘虎也僅剩約下400隻,同屬極度瀕危。 加劇全球氣候變遷危機焚燒泥炭地過程造成大量的溫室氣體產生,印尼政府估計,光是在2015年,就有約170萬公頃的土地被燒毀,面積等同約兩個南投縣,連綿數月的雨林大火釋放的二氧化碳,遠比英國全國一年的碳排放還要多。IOI在開墾棕櫚油種植園時,刻意排乾雨林泥炭地,而乾燥的土地是讓雨林大火一發不可收拾的主因之一。 坐視對公眾健康威脅雨林大火讓印尼與鄰近地區空氣污染嚴重。霧霾之下,學校停課、商店停業,居民生活大受影響,也受空氣污染物PM2.5細懸浮微粒的威脅。印尼政府估計,超過50萬人民因而患病。哈佛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更推估,東南亞地區約有10萬人,因2015年印尼雨林大火帶來的空氣污染而早逝。 誰能為雨林發聲?棕櫚油用途廣泛,完全避免含有棕櫚油的食品或日用品並不容易。我們要求的,是符合環境永續發展原則的棕櫚油。已有許多真心承諾「不毀林」的棕櫚油企業正朝著這個目標大步向前邁進,要避免成為摧毀雨林的幫兇,急需公眾一起要求各大消費品牌及企業,與破壞雨林的棕櫚油生產商畫清界線。2016年,全球森林守護者同心協力之下,就成功促使聯合利華、雀巢、家樂氏等消費品牌,取消與IOI的合約。期盼有更多消費品牌與企業加入護林行列,阻止印尼雨林大火重燃,並守護紅毛猩猩等雨林動物的家園。
  • 守護大熊雨林20年有成

    曾經因人類濫伐而面臨消失的溫帶雨林,在經過眾人20年的努力守護下,今天終於有了令人欣喜的成果!綠色和平邀請大家一同為大熊雨林守護有成,同聲歡慶!在這片雨林裡,有居住在此數千年之久的原住民部落,還有許多野生動物,像是稀有的「白靈熊」家園,卻因人為破壞,曾為雨林的生態帶來嚴重衝擊。保護雨林,從來不是孤軍奮戰位在加拿大西部沿岸,有一片全世界最大、碩果僅存的溫帶雨林,這片雨林同時也是「柯莫德熊」(Kermode Bear)獨一無二的棲息地。屬於美洲黑熊的亞種、全身覆滿白色皮毛的柯莫德熊,有個別名「白靈熊」,雨林也因牠而得名「大熊雨林」,足以見得其獨特性。綠色和平從1990年開始進行這項「保護大熊雨林」專案,透過各種行動與抗議標語,為的就是向全世界揭露雨林遭受毀壞的真相。從保護雨林計畫開始,一直都不是孤軍奮戰,綠色和平與其他環保團體、當地原住民領袖並肩合作,利用公眾輿論對伐木公司和當地政府施加壓力,迫使他們改變政策方向。全球消費者的持續關注與對專案的支持,共同抵制購買來自大熊雨林所生產的木材或紙製品,守護雨林的行動也引起媒體重視,伐木業者與紙漿公司為避免損失高達數百萬元的合約,終於願意商談解決方法。綠色和平並與原住民團體就如何有效保護雨林,確保此地區的經濟發展機會與促進原住民的社會福利,共同研擬解決方案,經過多次與伐木業者、紙漿公司商討,終於取得共識。 保障原住民生活在雨林生活數千年之久的當地原住民,也是生態體系裡相當重要的一環。協助原住民領袖建構部落的社會福利制度,藉此政策提升其族群的生活品質。現在這些政策已制定完備: 原住民與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政府共同協議,進一步鞏固原住民在耕作、狩獵等傳統領域的土地使用權益。並在新的法律裡明文闡述原住民在此區域於文化、生態與經濟上的重要性。 在經濟發展項目裡,包含財務稅收的共享,並促進原住民與企業和當地政府合資協議的機會。 讓原住民的經濟開發也加入「碳權交易」的網絡裡。 沒有森林,沒有未來大熊雨林今日能達到這些成果,綠色和平特別感謝當地原住民團體的攜手協助,並更要感謝在過去20年裡,每一位參與守護雨林的支持與行動者。「大熊雨林」是一個保護管理項目相當廣泛的案例,以科學復育和訂立新法制並行的方式,進行雨林和野生動物的保護計畫,同時兼顧當地原住民聚落的持續發展。我們知道守護雨林是沒有終點的,接下來將會協助當地原住民增進監察系統,確保政府徹底施行政策,讓生活在這片雨林裡的萬物,都能夠繁衍不息! 保護大熊雨林的成果 大熊雨林裡絕大部分是老齡林,目前已有 85%的林地是禁止工業伐木,面積達310萬公頃。 在1990年代綠色和平開始進行這項計畫之初,當時受到保護的雨林面積則是不到5%。現在有15%的林地受到北美嚴格的伐木規定監管。 建立八個新的保護區。並在白靈熊主要棲息的雨林地,新設九個「恢復儲量」區域。過去伐木工業曾對白靈熊的生存造成極為嚴重的傷害,現在這些伐木區將永久廢置,期望能讓當地生態系統重新復原。 綠色和平推動雨林保護計畫後,林地砍伐率顯著下降約40%。 制訂《大熊雨林法》,為白靈熊和其他瀕危生態找出更好的保護制度;明文規定伐木業者的規範和限制,確保生態永續與經濟發展可以並行。 以年度報告與創新的監管方式,追蹤當地林業開發狀況,使其過程更加公開透明。
  • 守護海洋,你我都有責任

    人內對海洋的無止盡慾望,正在破壞海洋生態平衡,全球超過85%魚類已遭濫捕。台灣四面環海,平均每人每年吃掉33.4公斤水產品,為全球平均食用量的兩倍。為了讓下一代能年年有魚,我們必須更積極地阻止過度捕撈,讓海洋能生生不息。同時,無數跨國金融機構及企業進駐台灣與香港。台灣能肩負守護海洋使命的重要腳色,要求企業制定永續海洋政策,拒絕與破壞海洋生態的公司有業務往來。揭露非法捕魚、對抗濫捕行為,及提高民眾對保護海洋資源的認知,是綠色和平的使命及行動策略。 「投資一定有風險,基金投資有賺有賠。」這句話大家耳熟能詳。投資失敗的例子所在多有,在這些案例中,銀行及投資人失去的是有形的金錢。然而,銀行投資的背後其實隱藏另一種風險,一旦投資錯誤,賠上的不僅是社會與文化資產,還有我們賴以維生的環境。 澳洲目前進行中的煤礦開發案就是一例,煤礦大亨阿達尼集團(Adani Group)以約540億台幣買下澳洲加利利盆地Carmichael煤礦開採權。開採前期,一些國際銀行看好煤礦市場前景,預估開採案擁有3977億台幣的市場潛力,陸續投資港口建設計畫。不過,在包括綠色和平等環保團體及科學家紛紛發表對此開採案的環境影響評估後,許多大型銀行紛紛抽手,與開採案劃清界線。今年四月,法國巴黎銀行、法國東方匯理銀行及法國興業銀行皆拒絕融資給嚴重破壞環境的採礦方案。其他八家銀行,如:匯豐銀行、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銀行和摩根大通等,在之前亦表示無意參與此開發案的融資計畫。銀行為什麼要與這方案劃清界線?原因只有一個,當煤礦開發後,對環境生態便會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首當其衝的是大堡礁,其珊瑚礁及沿岸生態將被嚴重破壞。大型國際銀行皆以撤資凸顯出此開採案的錯誤與不正當。阿達尼的煤礦開採案不僅利潤極低,為環境帶來極大風險,更破壞銀行的聲譽。開採煤礦對氣候及大堡礁帶來永久、無法衡量的傷害,及早退出才能把銀行與環境的損失降到最低。銀行背負著許多人的期待與夢想,民眾將現金投入銀行定存或是購買基金,儲蓄保值,也是在為自己與孩子未來作準備,希望能有更好的環境,當然,也希望我們的世界能更美好。 人們信任銀行一定會妥善管理辛辛苦苦賺來的血汗錢,也不願意讓這些資金淪為破壞環境的大敵。我們希望身為投資守門員的銀行在追求獲利的同時,必須將環境友善的準則納入;撤資雖然可以止血,若在一開始就能謹慎評估,將更有效避免非永續的投資。   綠色和平組織│www.greenpeace.org/taiwan  
  • 快樂不用買

    快樂不用買,絕不手滑的購物心法! 今年年初,綠色和平曾經發布台灣人的消費調查,有55%的民眾反應買東西的開心,持續不到一天就消失了,而其中31%民眾在快樂消逝後感覺更空虛。這顯示了,購物的快樂其實就是:「假的!」 血拚後感覺鬱卒,不只發生在台灣人身上,在綠色和平最新發布的《國際消費者調查報告》中,發現義大利、德國、中國、香港的消費者也有同樣情況。人們每天花很多時間在購物上,買回來的卻是不需要的東西。網路論壇上,每回各大購物節後總見「剁手族」哀鴻遍野,直嚷「再買就剁手」,下一檔折扣卻又繼續手滑。為什麼我們這麼容易陷入這樣的惡性循環?從調查中,我們發現社群媒體是觸發衝動購買的推手之一。這個現象在台灣、香港及中國大陸尤其嚴重。 在台灣,「購物」是互動度最高的粉絲專頁類型。Facebook、Instagram、Pinterest、LINE和WeChat等社交軟體,已經演變成一個分享開箱及血拚動態的平台,光是追蹤網紅、名人血拚動態,都會激起消費者的購物欲望。關上手機多想兩分鐘,你會發現自己其實不需要這些東西,也不該太相信付費po文上美美的擺拍。 美國社會觀察家/教育學者琴.基爾孟(Jean Kilbourne )曾著書《致命的說服力》批判時下廣告無孔不入地操縱觀眾,尤其是女性觀眾,說服她們透過消費建立自信,透過買東西可以擁有自己渴望的人際關係。我們在廣告中常可以看到「____是妳最好的朋友」這類標語,但別忘了,所謂的朋友,是用心經營來的,而真正為妳著想的人,才不會鼓吹妳亂買呢! 「物窒感」(Stuffocation)是英國趨勢觀察家詹姆斯‧沃曼(James Wallman)為消費主義掛帥的現代社會所創造的新詞。當逛百貨公司或購物網站成為主要消遣,生活隨著每次購物季被輪番綁架、被物品堆滿;購物限制了人們找尋樂趣的想像力,蒼白如同「缺氧」的生活,是以消費為中心的社會現況。這也是絕大多數商人希望人們維持的生活方式。廣告不會告訴你,商品製造過程中對環境帶來的巨大污染;廣告不會告訴你,在快速、低成本營運模式下,企業剝削勞工的真實面貌。在24小時不間斷的促銷轟炸裡,你只看得到彷如天堂的美好願景。 事實上,廣告背後的巨大陰影,讓我們付出遠超過吊牌所顯示的金額,甚至是金錢償還不起的代價。要從消費趨動的惡性循環中脫身,我們可以更有意識地看待每次購物時的選擇,當真正聰明的消費者。你可以試試以下三步驟: 每次看到想買的物品時,給自己兩分鐘的時間冷靜。眼睛先離開那可惡又迷人的小東西,想一下:我為什麼想買?它真的適合我嗎?我是不是已經有類似款式?真的很需要這個功能嗎?沒有它,我的生活會受到影響嗎? 保護好你的荷包!回想一下我們前面提到的消費者調查:廣告和促銷可能帶來誤導。留給自己一個獨立思考的空間。省下衝動購物的錢,你能更快實現自己的哪些目標? 錯過促銷不可惜,舊愛還是很美:為了享受用促銷價買到的快感,你可能多花了根本不必花的錢,真正常穿的還是那麼幾件衣服、幾雙鞋子。先回去整理衣櫃,好好懺悔自己一次又一次失心瘋的戰利品,讓自己花了多少冤枉錢? 最後,重要的是,脫離對物質過度渴求的束縛,我們能夠為自己的生活創造出更多經驗與分享的機會。購物絕不是獲得生活樂趣和充實感的唯一來源,最深刻的體驗往往來自與人、與自然真實的相處中。整理和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當重新審視「物」與「我」之間的關係時,你的生活會更具想像力,不被物品吊牌標籤定義,才是擁有自信的開始。
  • 時尚革命勢在必行

    衣櫃還缺一件衣服嗎?你可能不知道,我們購買的每件衣服,還沒帶回家前早已對環境造成了衝擊。是的,在我們還沒出門、上街,甚至發現櫥窗裡的漂亮衣服前,這件衣服已經對環境造成了衝擊。 首先是用水量,大陸廣州市新塘鎮每年生產20億件牛仔褲,平均生產一件牛仔褲要使用7000公升的水。就T恤而言,每消耗2700公升的水才能生產一件T恤,用水量是常人900天的飲水量!再來是染布,紡織品染色過程用了170萬噸的各式化學藥劑,其中包含全氟化合物(簡稱PFCs)這類會永久衝擊環境的有害化學物質。沒機會進入市面販售的服飾哪裡去呢?新塘鎮每年製造約    億平方公尺的紡織品,其中有800億平方公尺被遺留在工廠裁切區的地上。全球每年生產超過4000億件服飾,這些服飾結束短暫的使用壽命後,有四分之三會進入垃圾掩埋場或焚化爐,回收的服飾僅占四分之一。根據英國非政府組織WRAP《廢棄物與資源行動計畫》的報告,回收價格與市場需求低迷,因而減少了回收舊紡織品的誘因,這也讓更多舊衣進了掩埋場。高德曼環保獎得主蘇珊娜‧卡普托娃(Zuzana Čaputová)證明了一件事——沒有人希望自家附近出現垃圾掩埋場。 我們怎麼會落到這般田地?我們何時開始對服飾如此著迷? 「快速時尚」是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在時尚部落客與社群名人充斥的年代,撞衫是時尚糾察隊絕對無法忍受的事。過去五年內,「快速時尚」領導品牌的零售商每年成長9.7%,超越了傳統服飾品牌每年僅6.8%的成長。但時尚界並非一向如此。根據經濟學家茱麗葉‧修爾所寫的《新富餘:人類未來二十年的生活新路徑》,美國人的消費能力是五十年前的三倍,購買的服飾總數也是二十年前的兩倍。1911年時,一般美國人每年購買34件衣服,到了2007年,每年平均購買的服飾總數則增加到67 ,相當於每四到五天就買一件新的衣服。 如何因應「快速時尚」所造成的問題呢?首先,身為消費者的你我,可以避免在「快速時尚」的門市因衝動而購物。這麼做不單是為了節省荷包,孟加拉的紡織加工廠大樓——拉納廣場——倒塌至今即將屆滿三年,在我們思考服飾對環境的衝擊時,也應該關心為我們製作服飾的勞工。若你認為把舊衣交給舊貨商就能幫忙解決舊衣服的問題,其實不然。捐贈舊衣能給退流行的服飾重生的機會,但不是所有的衣服都能再利用。H&M的「世界回收周」僅是永續利用資源的假象,雖然他們的目標是收集1000噸舊衣,但其中只有1%的舊衣能用於再生纖維。 拿起針線,動手做!98%的舊衣可以升級回收或再生。流行風潮來來去去,收好你的十年舊T恤,說不定二十年後又是最夯的流行單品!英國傳奇設計師薇薇安.魏斯伍德曾說:「買少一點,挑仔細一點,衣服便能穿久一點。」這樣,你還覺得衣櫃缺一件衣服嗎?
  • 海底總動員真的會團圓嗎?

    現實中,海底總動員會有大團圓結局嗎? 電影《海底總動員》中,尼莫、多莉和馬林歷盡驚險,終於重回澳洲大堡礁的美麗家園。這次,多莉決定遠赴加州海岸展開冒險之旅。對牠們來說,無論人造魚缸多麼美輪美奐,海洋才是真正的家。 為了讓這群海洋生物擁有美麗而不受污染的家,綠色和平以行動守護海洋,避免海洋污染、氣候變遷、過度捕撈、塑膠垃圾等對海洋生態的重大威脅。 守護大堡礁《海底總動員》裡主角的家鄉是澳洲大堡礁,擁有鯊魚、珊瑚、海龜、熱帶魚群等豐富的海洋生物,列名世界七大自然奇觀,也是全球最大的熱帶海洋保護區。可是,因為全球氣候變遷,海水溫度上升及酸化,嚴重威脅脆弱的珊瑚礁,依賴珊瑚礁的海洋生物亦岌岌可危。更糟糕的是,印度阿達尼集團(Adani)準備在澳洲內陸展開大型煤礦開採計畫,可能會讓大堡礁毀於一旦。2015年6月,綠色和平發起「守護大堡礁」全球行動,包括要求渣打銀行別為煤礦開採破壞大堡礁,隨著澳洲聯邦法院撤銷這項煤礦開發案的許可,這場「大堡礁保衛戰」獲得關鍵勝利,最終,渣打銀行等多間銀行宣布退出開發案!然而,綠色和平仍然要繼續為大堡礁發聲,督促澳洲政府完全放棄大規模的煤礦和港口建設,保護美麗的大堡礁。   保護鮪魚綠色和平長期保護海中已被過度捕撈的鮪魚,追蹤和阻止漁船非法行為,最新行動包括揭露全球最大水產集團泰聯(Thai Union)濫捕海洋資源的惡行。今年4月,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橫渡印度洋,追蹤漁獲供應泰聯的漁船使用的破壞性漁法,包括使用強光吸引海底生物自投羅網、使用人工集魚器(FADs)將鮪魚、鯊魚等海洋生物一網打盡,破壞脆弱的海洋生態。我們撈起及拆解大量人工集魚器,將漁網送給漁民再利用,無線發射器零件則用於製成太陽能照明燈和手機充電器。 除黃牌,救漁業綠色和平一直揭發遠洋漁業的非法行為(IUU)對海洋資源的傷害。去年10月初,因為台灣長期缺乏有效管理,歐盟對我國遠洋漁業祭出「黃牌」警告,如無改善,歐盟市場可能將施以經濟制裁。綠色和平隨即發布一份對台灣遠洋漁業改革建議書,同時,與公眾一同展開「除黃牌,救漁業」連署。今年4月,更在台灣與全球同步發布報告台灣製造──失控的遠洋漁業」,點出台灣遠洋漁業面臨的問題,除了非法漁業,還有境外雇用漁工的工作待遇和環境,不獲保障。真的要有效管理遠洋船隊,必須解決這兩個問題。透過不間斷的倡議,與集結公眾聲音,遠洋漁業三法修改與立法於7月初通過!   海洋中的塑膠塑膠垃圾是海洋現在面對的最嚴峻的問題之一。每年大概有800萬噸塑膠廢物流入大海,科學家表示,再不行動,大海將會「塑膠多過魚」。綠色和平發布文獻研究《海鮮中的塑膠》報告,揭露塑膠污染已經擴散到你我平常吃的海鮮,特別是魚類、貝類和甲殼類,元兇之一,正是常用於磨砂及個人清潔與美妝用品的塑膠柔珠。 湛藍的海洋遭遇著難以想像的危機。電影中,相信多莉與其他海洋生物一定有驚無險,但在現實世界,要守護這群海洋生物的家,需要你、我每個人的力量和支持。
  • 減法生活,理性消費

    每年11月的最後一個禮拜天,是國際不消費日Buy Nothing  Day。在這一天,全球超過51個國家或地區的支持者剪爛信用卡、向消費者發「模擬罰單」、到超市退貨、在商場集體快閃,目的只有一個──反省過度消費。 精明消費才是時尚應有的態度雙11光棍節、黑色星期五、百貨週年慶……,一波又一波的商業促銷活動,綠色和平於國際不消費日(BuyNothing Day)針對時尚產業與紡織廢棄物公布最新研究報告,強調過度消費將對環境造成嚴重衝擊,並呼籲民眾理性消費,開始減法生活。綠色和平專案主任羅可容表示:「快速時尚的崛起讓愛打扮的人有了更多便宜的選擇,但大量生產的低價衣物卻造成了嚴重的環境衝擊。」 全球各地有許多民眾開始反思過度消費的意義,1992年加拿大藝術家Ted Dave發起了「不消費日」活動,在每年11月的最後一個周末,呼籲民眾放下物質欲望,需要重新檢討當前用過即丟的商業模式,並生產耐用、可修補,且能重複使用的服裝。身為消費者的我們,也能為環境盡一份心力,在下手買一件衣服之前,不妨問問自己是否真的需要?」在許多購物促銷中,服飾向來名列最暢銷的產品,店家透過誘人的折扣,使得民眾在衝動之下過度消費。根據綠色和平的調查,成衣的銷售額從2002年的1兆美元,成長到2015年的1.8兆,並且預期在2025年將達到2.1兆。數據顯示,相較於15年前,每年每人平均購買的衣服增加了60%,但保留下來的衣服數量只有以前的一半。由此可見民眾消費越多,丟棄也越快。 造成民眾瘋狂購物的原因除了優惠外,「紓壓」是常聽到的理由。但羅可容分析:「這樣的好心情來得快,去得也快。芝加哥大學2013年研究即顯示,人們很難靠購物獲得心靈上的滿足,反而可能造成更深的沮喪和疏離感。」 為響應國際不消費日,綠色和平在全球各地都發起活動。羅可容說:「消費者可以盡量選擇質感好、生命周期較長的衣物,或購買二手衣、改造舊衣避免浪費。買得少、買得好,才是精明消費者應有的時尚態度。」 關於feel more減法生活由一群在台灣與香港綠色和平工作的年輕人所成立,關心環境,也熱愛各種不同的日常美學。生活在現代,每天面對各種不同的消費訊息,讓我們開始思考:如何買的對、買的好?有沒有可能,少買一件「過季就丟」的衣服,可以為自己省下一點錢,也對地球好一點?有沒有可能,省下的這一點錢,可以投資品質更好的物件、作為旅遊基金,或開始為自己理財? 有沒有可能,「減法」消費之後,隨之而來的是「加法」人生? 開始你的「減法生活」計畫吧,看看自己能有什麼樣的變化。 你/妳,願意嗎? 臉書專頁│feel more減法生活
  • 若公民無法再為環境發聲

    北方森林(The Great Northern Forest)是地球上重要的生態系統。它的面積覆蓋加拿大西北部,橫跨瑞典、芬蘭,遠至俄羅斯,遍布的針葉林,多達20,000 多種動植物在此棲息。   你能想像嗎?若公民無法再為環境發聲 北方森林,豐富而脆弱的生態系統 其中,加拿大的北方森林涵蓋了大部分世界上最後一片完整的森林。這古老的大片森林未曾受工業發展干擾,是那些深受威脅的物種和眾多野生動植物的重要棲地。不但擁有極高的碳儲量,也比相對年輕和退化的森林更能適應氣候變遷。 全球守護環境的一個重要挑戰,就是妥善保護像是加拿大北方森林一般大型古老的森林,阻止棲地縮減與破碎化,也阻止氣候變遷,保護生物多樣性。 北方森林中馴鹿的棲地,與這片古老森林區域重疊,在安大略省重疊比例達 93%,在魁北克省超過74%。馴鹿是這裡的庇護物種(umbrella species)。科學家只要觀察庇護物種族群,就能知道當地生態系統是否健康,若庇護物種蓬勃繁衍,就表示數十個其他物種也健康發展。 但是,古老的大片森林也受企業覬覦。北方森林正面臨採伐、建設道路、採礦、石油和天然氣開採等威脅,影響到當地物種生態系統。而伐木業也是其中一個需要改變、朝向永續發展的產業。 Resolute不永續的伐林 2003年起,為了保護北方針葉林,國際綠色和平、加拿大與美國辦公室,以及環境組織 Stand.earth 與這兩個團體的專案團隊,曾多次與加拿大紙漿與紙張生產商 Resolute 交涉。Resolute生產多種產品,從衛生紙、紙漿,到廣為書籍、報紙或雜誌使用的紙張。我們透過一系列調查,發現Resolute採用不永續的方式伐林。 加拿大林業公司Resolute宣稱它以永續的方式伐林,但這並非事實。其劣跡包括傷害加拿大安大略省、魁北克的馴鹿棲地,以及未經當地原住民同意,在其土地上進行砍伐。2013年12月,因為違反原住民權益,以及在瀕危生物棲地伐木,Resolute失去了FSC(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森林監管委員會)認證。而 2015 年當 Resolute重新獲得其中一個被暫停的認證,宣布消息後,Resolute攻擊FSC認證的可信度,而被逐出。 被噤聲的森林 為了守護並讓多種生物健康繁衍,這片森林需要維持完整,不受侵擾。這片森林同時也是當地原住民生存之所繫,原住民以永續的方式取用資源,更有權利決定這片土地應如何開發利用。Resolute不但沒有正面面對綠色和平與其他公民與環境組織的批評,相反的,卻要壓制我們與所有愛護森林的人的聲音,要我們噤聲。採用的手段,就是「反對公眾參與的策略性訴訟」(Strategic Lawsuit Against Public Participation, SLAPP)。 這類訴訟,常被企業用來阻止公民發聲,其指控往往毫無根據,提出這類訴訟的真正目的,也不是為了贏得訴訟,而是藉由漫長的訴訟過程,耗費被告人的時間和金錢,進一步嚇阻提出批評或反對意見的公眾或團體,像是科學家、個人或非政府組織,以消減批評聲音。這樣的手段往往很有效。Resolute公司提出不實指控,而我們不會沉默以對。因為,保障意見表達的權利,才能促進公眾論辯,這是守護環境的重要基礎。邀請全球公眾一起聲援北方森林,並要求Resolute 以永續方式利用森林,保障生物多樣性與原住民社區的權利。 因為若森林消失,我們的地球也將岌岌可危。   GREENPEACE 綠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