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順手的茶席,最舒服

      冬天裡,難得的陽光灑在我落地窗前,金狗毛蕨類細密的葉子,被篩成好漂亮的影子,忽明忽滅,在橡木地板上。「哦哦哦,快快快。」顧不得一桌子什物沒收拾,顧不得一籃子衣服還沒洗,還有工作上的提醒,叮叮叮響個沒完。但就想趁陽光還暖的時候,來泡幾杯,冬天裡的高山烏龍。所幸用得順手的茶道具,像懂我的老朋友一樣,安安靜靜的在邊櫃上等著,拎來馬上可以成席。   奶潤的白瓷小壺,放進近期剛從古物店淘來的橢圓金屬盆,相對應的茶盅,兩只小杯,其實就這三位,馬上可以坐下沖茶來喝了。不過擺上習慣的水方,順手好用的茶則和茶匙,能更得心應手。鮮熱的沸水沖入,梨山華岡的高山烏龍,馬上既艷又香。冬天喝茶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非得小心翼翼的注水、留心水溫。茶在這個季節和我一樣,好喜歡熱熱的、暖暖的、滾滾的,立刻回報以豐富的、熱情的香,好令人開心。 果然,陽光一下就縮了回去。但在這三、四十分鐘裡,我們寧靜安詳的,配著茶香,相處了一會兒,我已經好滿足。拍拍我的小壺,和迅速排成隊形的小匙、小杯們,超級感謝他們是如此的合手,寵我,讓我能夠在短時間內享受,喝喝一個人的茶。有朋友跟我說,哎呦,想到要成一個茶席,就覺得好麻煩,好費神,不然還是喝一杯咖啡好了。我大笑不已。大概在我大學時期,同學們最常約了就上貓空。撲克牌帶著,叫了芭樂乾和茶梅,隨便點幾種茶葉,水滾,壺來,沖就對了。配茶,配果乾,配吆喝來吆喝去的打橋牌聲,歡樂又隨性。從來沒有誰會說,哎呦,泡茶我不會啦,妳來。 這種在生活裡享受茶的興味,好像淡去了,成為過往。其實好推薦那些手沖咖啡很強的朋友們,準備兩只蓋杯、小壺、小杯,沖茶也很好玩的,泡泡看(招手)。但我懂,好多喝咖啡的朋友,看到常見的茶席,插花、鋪布,馬上退堂鼓。哎呦,黃道吉日之時,款待同好朋友,我們當然慢條斯理的插花,同一種茶練習數月,一個區域、一個區域慢慢調整打理,想要更美。但享受一個上午的陽光時,壺來,就沖,茶席很可以簡單。壺、盅、杯備著,茶則、茶匙、水方來,其實就好好用了。 茶則是茶葉從袋子裡倒出來以後,暫時停歇的地方。當然也可以直接置入壺中。但我好喜歡趁它剛出罐的時候,放在細而長的茶則裡面,開心地聞聞茶葉的香味,體會一下此刻的它,暗示著我怎麼沖泡好。 茶匙是手的延伸,深入壺中調整茶葉的位置、鬆緊、熱度,輕巧便利。水方是放置溫完壺、杯後不用的熱水,泡完的茶葉等等的大容器,有了它,桌面乾乾爽爽,等等收拾超快。這幾件道具,在我的邊桌上,不複雜也不麻煩,隨時等著我。這些,一個人喝茶的小道具們,是一個中性的起點。往細處去,可以配上更多道具,更深更深地鑽研,細緻的茶滋味。往鬆處去,可以簡簡單單的沖一下,配點心、配陽光、配放空,都好。誇張一點的說,我其實不太贊成一開始就排得一桌豐富而華麗的茶席,反而是先從一個人簡單的茶席開始,熟悉摸得自己泡茶的手順、習慣,然後會很知道自己什麼道具,最適合放在哪裡,距離是如何。從那個起點開始,再安排植物、再安排鋪的、墊的,會很順理成章。而且茶依然好喝。 我開始學茶了一陣子時,好喜歡一張方形的,淡綠色的細緞布,但把茶壺放在上面,怎樣都泡不好喝。教我茶的老師說,妳起來我泡泡看。老師一坐到我的位置上,馬上把緞布挪了靠近自己,還沒起沖,我已恍然大悟,茶壺在我不熟悉的位置,我很吊手,像伸長了手要在離身體遠方的鍋爐,炒一鍋飯,位置好不順手,啊當然味道不好。茶席很美,但一切都失去了意義。 那麼,讓我們先從享受好開心的時光、好好喝的茶滋味開始,把一個人的茶道具,用順用滿,好嗎好嗎。   圖/文 盧怡安 盧怡安 生活雜誌記者經歷十餘年,關心生活中美好事物,包含藝術、飲食、旅行。 2010 年起開始習茶,從臺灣烏龍茶道的學習中,漸漸體會器物、滋味、態度與氛圍美感彼此之間的平衡。從文字工作者的身份,慢慢跨出,為不同雜誌擔任過攝影、FOOD STYLIST,或影片拍攝安排。   一日茶事 tsi-tlit-te-su 官方網站 一日茶事 tsi-tlit-te-su 粉絲專頁 盧怡安「T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