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大白:質木無文

      彷彿渾然天成般的杯、勺、叉、湯匙、筷子……簡約流暢的線條、自然的木紋,以及木頭本身顏色所散發的優雅溫潤,不是乍看一眼的驚豔,卻是忍不住想多看幾眼、想伸手撫觸,這就是「質木製作」食器的魅力!就因為全是順應自然肌理,所以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而且,也全都出自一人――大白之手。   清秀白皙、典型年輕都會男子樣的大白,很難讓人聯想竟是經常窩在三、四坪大小的地下室空間裡,鎮日與車床、空壓機、木工半成品、NG品或不良品,以及堆滿一大落的細木屑為伍。而從這小小工作室、從大白雙手琢磨而出的木工製品,已逐漸建立起自創的「質木製作ZhìMù Workshop」品牌聲譽,甚至在文創商展中備受國外廠商青睞。 「高中時候,朋友叫我小白,因為我以前皮膚白。上大學以後,不知道為什麼,大家改叫我大白,一直叫到現在。」本名許哲瑋的大白,無論綽號或品牌名,都引人好奇,因為「大白」一詞,可是語出老子《道德經》「大白若辱」,而「質木」則源自南朝鐘嶸的《詩品》的「質木無文」,形容文采或人品的樸實無華。大白笑說,綽號從小而來,他完全不知有何典故,倒是品牌名,則是與朋友認真討論而來的,「『質木無文』的『文』是『掩飾』的意思,或者說去做一些裝飾、雕飾,『質』則有樸質的意思,因為我所選用的木料都比較素一點,不會選彩度高的,因為看久了會不喜歡。」而品牌名所展現的,其實也是大白自身性格的習慣與喜好。 大學讀的是生物,畢業後一直以家教老師為業的大白,接觸木工,純屬興趣。而且,一開始是讀工業設計的朋友因作業需求,要做一支筆,所以臨時去學木工,「完成後拍照給我看,哇!當時就覺得木工好像很有趣。」但大白並沒有馬上去學。只是心裡似乎一直有個聲音:木工還滿好玩的! 這聲音在心裡迴盪了一整年。一天,突然心血來潮,大白和姐姐一起到三峽開始學習木工車床,「上第一堂課就喜歡上做木工的感覺,時間過得非常快,就是人家講的一種心流經驗吧!也就是當你做一件很喜歡做的事情時,時間就會過得特別快;因為很專注,因為很享受其中。」之後,大白又更進一步去學了細木作,甚至線鋸。 最初學木工,純粹興趣,大白說,只是為滿足自己想動手做東西的欲望,「想要做很多小東西,做出來就很開心。」而從興趣到商品,也是無心插柳,貼在網路上分享的作品,開始有人詢問可不可以購買,甚至陸續有店家有意販售。而真正轉變的契機是跟朋友合作參與了文博會,「就是最初做筆,引起我對木工產生興趣的那位朋友。他做陶,我就跟他合作,做了一些陶器加木頭蓋子的作品,反應很好。來參觀的不少國外廠商很喜歡我們的作品,但因為我的東西沒辦法量產,所以就不了了之。」雖然接不了大訂單,但也因為文博會的經驗刺激,讓大白開始認真思考作為一個品牌及未來方向。 除了在選材上,大白喜歡楓木類,顏色較白、紋路細緻,看起來雅致、乾淨的木料外,製作上,大白笑說自己有些偏執,「我很喜歡做得很薄,因為視覺上比較好看。」不只厚度,包括重量、比例、手感,對美感很執著,都很任性是地堅持。所以任何一樣作品的第一件,都必須一做再做、再修,通常要做三到四個,才可能滿意。而雖然是木製品,而且厚度可能僅有1mm,卻毋須擔心漏水,因為大白選用的漆都是防水、透明,不會蓋掉木頭本身的顏色和紋路,並通過日本食品衛生安全檢驗,所以都可以放心使用。 學木工至今已六、七年,大白目前的作品以食器為主,另有容器、盒子、燈具等,都是極簡風,「我希望能做出十年後來看,還是覺得好看的作品,而簡單就是最安全的方式。」未來,大白希望能將自己的木製品跟其他材質媒合,包括陶器、黃銅、皮革,甚至自己很喜歡的塊根植物,創作出更多實用又兼具美感的物件。事實上現在也都已經在進行中,只是還要繼續加以嘗試。質木製作,一如木頭的安穩質地與多變性,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