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伊聖詩 CITYLINK 松山茶屋

      繁忙中啜飲一杯好茶 伊聖詩芳療生活館 CITYLINK 松山茶屋 即日起至3/31 每天匆匆經過熙攘往來的車站,下班也因為歸心似箭的心情而沒能好好注意周遭環境;想想有多久沒坐下來好好喝杯茶,放慢腳步思考生活? 「伊聖詩芳療生活館cosmescents CITYLINK 松山茶屋」即日起至 3/31 期間,於CITYLINK 松山壹號店一樓打造一座舒適茶屋,帶給總是快步的人們一處休憩之地;期間歡迎到茶屋內,了解肌膚狀況、體驗以茶為基底的護膚保養;也可以是喝杯茶,聊聊對氣味的想像。   美好的一天,從一杯好茶開始 一日茶事tsit-lit-tê-sū|自然農法栽培茶 ‧ 一日茶道 TEAORY|茶萃臉部保養系列、身體保養系列 美好的一天,從一杯好茶開始,「一日茶事」自然農法栽培茶,來自南投名間茶農的用心與堅持,也是伊日生活對在地小農的支持、珍愛這座島嶼的資源;一日茶事以茶為基底,發展出多元產品: 在悠悠的茶香中,擷取自然所賦予的美好滋養身體;「一日茶道.臉部保養系列」以茶為基底,輔以獨家「東方六茶」菁華萃取,從潔顏、保養到防護霜完整呵護;茶萃系列「菊花普洱洗髮精」,揉合廣藿香與甜橙精油,能安撫頭皮搔癢不適,清香茶湯溫和洗淨;「歷久米新.去角質潔顏皂」,選用彰化田中稻米製作,以植物性顆粒取代塑膠顆粒,溫和去除老廢角質同時友善環境。用來自大地的清香,獻給工作繁忙、生活緊湊的你。   生活中的香氛藝術 JOHNRAY約翰森林 嶄新亮相 延續著伊聖詩對天然植萃的堅持,全新品牌獻給大家:來自加拿大的芳療沐浴保養品牌「JOHNRAY約翰森林」 ,命名源自十七世紀英國植物學家 John Ray(1627~1705),他專注細膩地閱讀過每一株植物,在觀察植物中所領受的單純快樂與熱情,並提出生物學相關理論沿用至今;「JOHNRAY約翰森林」的誕生有著優質的植萃力量、精緻的自然香氣,為生活帶來清新動能,啟動身心內在的療癒能力。 即日起至 3/31 活動期間提供特別優惠!購買第二件五折,現場展售完整氣味,邀請您到松山茶屋體驗香氛的美好! 伊聖詩芳療生活館 CITYLINK 松山茶屋 地點│CITYLINK 松山壹號店 一樓(台北市信義區松山路11號) 日期│2019.03.08〈Fri.〉- 03.31〈Sun.〉 時間│11:00-22:00 現場優惠活動 加入官方LINE帳號,輸入指定「通關密語」就可獲得線上商城滿千折二百優惠序號!  
  • 芳香植物園Ⅲ

      精油如同植物的靈魂,當植物的芳香分子飄散在空氣中,你將感受生命能量在四周脈動 松樹是地球上最原始的樹種之一,其深遠、亙古不變的能量,樹形多為三角形,讓人即使用眼睛觀望也能感受到宏偉之處,從古至今它們與人類共同生活,並由此取用木材建造房屋,萃取精油治癒身體,給予人們堅忍不拔的力量。除了橄欖樹之外,乳香和沒藥就是橄欖科最有標示性的香料,傳說耶穌降生之時,東方三賢士帶來了黃金、乳香及沒藥,它們是如此珍貴,居然能與黃金齊名,這都顯示了乳香和沒藥在過去無可取代的價值。 松柏科 PINACEAE/CUPRESSACEAE 對希臘人而言,杜松是一種神聖之樹,人們會在喪禮焚燒杜松的果實驅走惡魔,其綠根還能當做香料,獻祭給地獄之神。傳說聖母瑪麗亞和耶穌逃亡之時,它就是以枝枒遮蔽保護他們的樹木之一。它也遮蔽以利亞,讓他免受雅哈國王的迫害。它是所有弱者或被追逐的人的庇護所,因為它的氣味可以掩蓋其它氣味,兔子在被獵狗追逐時,就會在樹蔭中找到安全的棲身之處,濃烈的氣味讓兔子免於被獵狗靈敏的鼻子追蹤。杜松甚至被來在住處和畜舍中焚燒,或是將其汁液塗在上面,防止惡靈入侵。 針葉類植物是地球上最原始的裸子植物,其年代比闊葉樹種還要久遠,松科的葉片多為細針狀,柏科則肉質帶有鱗片,表面積小且富含蠟質,可避免水分散失,熬過乾冷的惡劣環境。針葉樹的根部結實深長,得以支撐高大的樹身,在溫暖地區的樹種,通常被喻為有陽剛的能量,可使人堅毅不屈,增強耐力;寒帶地區的針葉樹林則鬱鬱成蔭,遮天蔽日,給人根植大地的陰性能量感受。   針葉樹精油的能量簡單而內斂,倒三角形的化學結構類型,易給人強大的支撐感,在心靈虛弱的時候,給予行動的動力,在疲憊不堪的狀況下給予支持,它的優點從不在於克服困境,而是讓人理解困境背後的意涵,堅定自己的信念,而非一昧的忍耐。 松柏科的精油,有的萃取自針葉,有的來自木片,氣味高遠悠長,有細膩,有粗曠,香氣並不濃烈,而是平穩沉靜中帶有正面積極的力量,對於時常容易感到消極或焦慮的人,能穩定其神經,強化其向下扎根的力量。 針葉類的精油多以單帖烯為主,通常具有補氣、消炎、抗感染特性。中醫常提到補氣,實際上補氣的作用主要來自強化人體自身神經傳導物質的反應,幫助身體的訊息正常傳遞,改善因身心狀況低下,導致身體各系統的連結產生溝通障礙,對此,針葉類精油可發揮強大的改善效果。其消炎效果也是來自影響神經傳導物質,激勵身體產生類似可體松的消炎物質,喚醒身體原有的修護力,而非直接作用在患部。針葉類精油的抗感染作用,同樣在於透過神經傳導物質,來喚醒身體的自癒力,尤其是針對呼吸系統的抗感染作用特別明顯,與桃金孃科精油不同的是,針葉類精油不會讓黏膜組織乾燥,會讓呼吸道感覺較舒適,尤其適合年長者呼吸系統的長期保養及強化。   香氣處方|強化呼吸:大西洋雪松 2 滴 + 乳香 2 滴 + 迷迭香 3 滴                              使用方式|添加於香氛機中薰香 香氣處方|提振精神:歐洲赤松 4 滴 + 薰衣草 2 滴 + 迷迭香 4 滴 + 植物油 10ml    使用方式|添加於滾珠瓶中使用   橄欖科 BURSERACEAE 橄欖樹是智慧女神之樹,象徵安全和和平。傳說人們在愛琴海建立了一座新城,智慧女神雅典娜希望成為這座城市的保護神,海神波賽頓也想獲得新城的歸屬權,他們互不相讓,爭奪了起來。於是宙斯與眾神宣稱,兩位之中誰能提供人類最有用的東西,城市就歸屬於誰。波賽頓用三叉戟敲了敲岩石,便從裡面跑出象徵戰爭的戰馬。而雅典娜用長矛一擊岩石,石頭上立刻生長出一株枝葉繁茂、結實纍纍的橄欖樹,橄欖樹象徵著和平與豐收,人們歡呼了起來。於是雅典娜成了新城的保護神,並以她的名字將城市命名為雅典,並將橄欖樹種植在雅典各處。 橄欖科其粗糙的樹皮裡,有分泌精質及樹脂的管道,每當樹皮被劃破時,便會流出黏稠的樹脂,日曬風乾後便會固化結塊,顏色變深,可以從樹上剝離下來。樹脂的產生是植物因應自然環境生長的變化,所形成的一種保護機制,除了修護外傷、保護樹皮外,也與植物的免疫系統,抗病防禦能力有不可分割的關聯。尤其是橄欖科的樹脂自古就被賦予極高的價值,其精油產地多來自第三世界國家,當地人民過得清苦艱難,卻特別能感受心靈上的能量,不只文化如此,也反應在其植物的特性上,越是物質貧乏的地區,越是需要強大的精神力量。   橄欖科精油皆來自樹脂,自古多以焚香的方式來釋放香氣,而精油確實也給人輕煙裊裊,冉冉上升的印象,其芳香分子多以單帖烯及倍半帖烯為主,本身的氣味都不明顯,再加上樹脂的揮發性較慢,所以給人細微、空靈、幽靜的聯想。嗅聞精油的氣味,會發現橄欖科的香氣通常會讓人呼吸變得深長,呼吸的動作代表生命與世界的交流,而呼吸的問題多來自恐懼,當你感到壓力或緊張時,呼吸就會變得短淺或急促,而橄欖科的精油,除了能讓呼吸回復平穩、緩和情緒,更因其能量能開啟靈性,讓人超越有限的自我存在,減少對生活的恐懼。 樹脂是植物的自體修護功能,因此橄欖科精油也多用於皮膚及黏膜組織的修護,除了能直接保護受傷部位外,也能透過神經系統來發揮消炎能力。在處理呼吸問題時,可搭配桃金孃科的精油,薰蒸或調油塗抹胸口,除了抗菌外,更能加強消解黏液過多的現象。在皮膚問題的處理上,也有極佳安撫修復效果,對於濕疹、牛皮癬或過度依賴皮質醇的人,都能有不錯的效果。   香氣處方|青春時光:乳香 2 滴 + 天竺葵 4 滴 + 大馬士革玫瑰 2 滴 + 荷荷芭油 30ml     使用方式|每次 2-3 滴塗抹於肌膚 香氣處方|肌膚修護:薰衣草 8 滴 + 永久花 5 滴 + 沒藥 2 滴 + 植物油 30ml                      使用方式|取適量塗抹於肌膚     *依台灣現行法規,芳香療法為輔助方式,請勿取代正統醫療,若有相關問題,請詢問專業芳療諮詢師及專業醫師
  • 閱讀每一片葉子的 JOHN RAY

    伊索寓言中,有一則石榴樹、蘋果樹與橄欖樹為了誰結的果實最好而爭吵不休!最後,籬笆邊的荊棘受不了,出言相勸不要吵了!故事終歸只是故事,在植物學家的科學之眼中,各種植物果實,其實各具特性、型態、滋味、芳香,何須比較呢? John Ray:閱讀每一片葉子的植物學家 不過,或許就因為源自古希臘時代民間故事的伊索寓言,在那時代,對植物尚未有分類概念,所知也不多。而談到植物的分類,當然就不能不提到被後世譽為「英國植物學之父」的John Ray(1627~1705)了。出生於英格蘭艾塞克斯鄉間的John Ray,父親是名鐵匠,母親則是位具有豐富藥草知識的虔誠基督徒,深受母親影響的他,自幼即埋下對花草樹木與神學的探究種子。 1648年,John Ray從英國頂尖的劍橋大學畢業並留校擔任教師。教書之餘,他依然保持對自然哲學、神學的熱情。任教數年後,因為一場身心上的疾病,醫生建議他盡量出外散步。原本就對植物懷有好感的他,在田野散步過程中,對於不斷出現在眼前,英國鄉野間的各式植物,有了更多觀察機會;對他而言,各種美麗的植物都是自然界的神奇創作,「春天草地上豐富的美景吸引了我,使我隨即沉醉其中;每一株植物奇妙的形狀、色彩和結構使我滿懷驚異和喜悅。當我的眼睛享受著這些視覺上的盛宴時,我的心靈也為之一振。」 但是,當他想更進一步瞭解這些帶給他無比快樂,甚至撫平他內在孤寂的植物時,才發現,高居學術殿堂的劍橋卻根本不重視這門學科。於是,他開始廣泛涉獵古典文獻,以及當時國內外本草學者和園藝家的相關著作;從1658年到1662年間,他更走遍英國大部分地區,親身採集各式植物標本,並記錄下各種相關資料。 1660年,他匿名出版了《劍橋植物名錄》,這是他的第一本植物學著作,也是劍橋地區的第一份地方植物記錄。他對植物的研究成果漸漸得到認可,而他對於植物的熱情更感染到一群熱愛博物學的學生,一起加入了他的採集行列。往後數年之間,他和其中一位學生將足跡從英國延伸到德國、義大利和法國,走遍歐洲西部地區,不僅採集到更多植物標本,也獲得了更豐富的博物學材料。 一次又一次的田野採集、親身觀察、紀錄、比對,John Ray對英國和歐洲的植物領域已累積成一個龐大的資料庫,而學術上,建立在觀察、實驗和事實分析基礎上的科學研究概念,則讓他開始嘗試將植物加以系統性地分門別類,進而出版了一系列植物學著作。 專注且細膩地閱讀過每一片植物的葉片、葉脈,他提出了單子葉植物和雙子葉植物的區分法,而這個分類法,至今依然沿用;另外,幾乎現今所有人都能輕易脫口而出的「花粉」和「花瓣」,也是John Ray最先使用的兩個名詞。終生未婚的John Ray晚年時曾說,上帝與植物是他最好的朋友;上帝賜予了他生命,而各式植物所富涵的美與能量,則是他投注一生不悔的動力與支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