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森林是至仁至善的稀罕有機體,它們受苦受難不求回報,還慷慨奉獻生命中的一切產物,森林庇護眾生,甚至連對傷害它的樵夫,也不吝為其提供涼蔭憩息。

—— 麥克斯‧亞當斯(Max Adams),《樹的智慧》


有人說,思想決定了生活的態度——這句話不僅適用於個人,也可以彰顯一個國家的文化與價值觀。
芬蘭,位於北歐邊界,有四分之一國土位在北極圈內,冰河地形顯著,尤其境內遍佈著近十九萬座大大小小藍寶石般的冰蝕湖,使其擁有「千湖之國」美稱。國土面積雖是台灣十倍,但人口卻只有台灣五分之一的這個「千湖之國」,同時也是個森林王國,全境70%左右都被森林所覆蓋。森林因而也成為芬蘭的主要經濟命脈,不僅是全球針葉材、紙張與原木最大出口國之一,林業產品所帶動的人均產值也居世界之首。但即使如此,芬蘭卻依然保有大面積樹齡80年以上的珍貴林地,對於木材的利用率更幾近100%,是世界上木材利用率最高的國家之一,也就是,以最大程度的利用減少對森林資源的消耗。



幾乎無所不在的森林,對芬蘭人來說,與其說是自然環境,更不如說是生活的一部分。而森林的存在,也不只提供了芬蘭人生活所需的麵包,同時滋養了心靈。「我感覺靈魂受到特定的音樂世界滋養……或許這與芬蘭的森林有關。」成立於1993年的芬蘭著名樂團「金屬啟示錄(Apocalyptica)」,1996年發行了第一張專輯《Plays Metallica By Four Cellos》,驚豔全球!這個樂團的特別之處不僅在於以大提琴演奏重金屬音樂,他們的音樂更將喜悅、喧囂、沉默、勇氣、悵然、慰藉……——森林所能帶給人的一切感受都轉化融入金屬樂之中。樂團核心人物艾卡.托比寧(Eicca Toppinen)就說,「我喜歡的音樂是優美、粗獷、明快、黑暗統統揉合在一起。這也正是我對芬蘭大自然的感受:既低調謙卑,又如史詩般壯闊。」

艾卡不是唯一生活在森林、深受森林啟迪的芬蘭人,森林也不只提供音樂創作不竭的靈感泉源;每到周末假日,坐落在森林深處的小木屋是大多數芬蘭人理所當然的放鬆與充電之所在;而在七個月漫長寒冬過後,尤其到了溫暖夏季,攜家帶眷走進森林,享受陽光、芬多精,採摘野生藍莓、蔓越莓、覆盆子、蕈菇……,當然也是芬蘭人不會錯過的大自然賜與。也在這樣的沁染浸淫下,森林保育對芬蘭人來說,不只是關乎調節氣候、水土保持、淨化空氣水源、辨識動植物、藥草醫療知識……等,自然環境教育的大教室,更是一種深刻的情感連結。根據統計,芬蘭52%的林業用地雖屬於個人或家庭,但森林是全民所共享,即使主人在私有林內掛上自家名牌,卻也只是宣示主權所有,不代表他人不可靠近。芬蘭語中的「jokamiehenoikeus」一詞,意思即是每個人都擁有親近大自然的權利。



森林,對芬蘭人彷彿有股不思議的魔力,尊重、珍惜森林的理念根深柢固。事實上,早在1886年,芬蘭就制定了全世界第一部「森林法」,規定每砍一棵樹,就要種回三棵樹;即使擁有森林所有權,也不可以任意砍伐樹木,除了完備的手續申請,而且只能砍伐林業技術人員同意砍伐的樹木。森林的永續發展如DNA般,深植芬蘭人意識之中。

芬蘭同時也是全世界最早進行森林資源調查的國家,首開森林管理先驅,尤其一九八○年代以後,加入樂「森林電子管理系統」輔助,從樹種、樹齡、可砍伐數量、採伐周期、砍多少、種多少、何時砍、何時種、可能影響水源……等,隨時記錄,且資訊公開透明,還會貼心提醒何時該疏林了。透過電子系統的有效管理,雖然每年砍伐八萬塊林地,對於採伐量的需求也不斷提高,但與20世紀初相比,木材資源反而增加了大約60%,可以說是愈砍愈多。

修建完善、密度極大的森林道路網則是芬蘭現代森林管理的另一個特點。有研究指出,地表上消失的森林中,95%都發生在道路50公里範圍內,因衛道路不僅切斷森林的完整性,致使天然棲地被破壞,更會迅速導致生物多樣性喪失,所以,國際間開始反思並重視道路對森林的影響。譬如德國就提出了「退路還林」的思考,亦即思考道路是否需要維持原來的四線道?或者縮退成二線道?將土地還給大自然。而歐洲議會這幾年則極力倡議「森林無路(Road Free)」的理念,以保護森林的完整性。



所謂「森林無路」,並不是指完全沒有道路,而是面對自然、土地時,所採取兼顧保育與合理利用精神的一種謹慎態度。對於一切取之於森林,生活離不開森林的芬蘭人來說,「森林無路」概念就是「用多少、開多少」的原則;私有林業者為了伐木、運輸需求,依然可以申請闢建森林道路,但只限於林木輸出使用,且費用由業者自行吸收,政府只給予三成補助,而往後新建的道路則必須逐年減少,甚至不再新闢建森林道路,確保珍貴的原始森林不受到人工破壞,永續保存。

反觀森林覆蓋率也高達60%的台灣,全島面積不過3.6萬平方公里,公路總長卻超過兩萬公里,幾乎遍布所有山區鄉鎮以及森林區域,密麻如人體血管的道路密度,為人們帶來行的方便,但對生態的危害,甚或道路安全性本身,都是一大隱憂。而人類一時的方便,也可能就是數百上千年才能形成的森林不可挽回的浩劫!森林無路,或許才是對大自然、對唇齒相依的人類、動植物,才是更大的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