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如果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的 Nag.19的 Mia和倢君,那可能非「打死不退」這四個字莫屬了!「有段時間,我們慘到只能到全家便利商店吃泡麵加茶葉蛋,但我們卻還是熱烈地在討論著接下來要怎麼弄、怎麼做⋯⋯」邊說,兩人還忍不住大笑,但 Mia也坦承,其實還是有點心酸,當時皮夾一打開,只剩零錢。甚至,登記了公司後,因為兩人都不知如何報稅而必須到國稅局補繳稅時,連搭公車的錢都是借來的。


或許從小獨立自主慣了,說話輕輕柔柔但意志堅定的 Mia並沒有因此而氣餒,「我總覺得,忍一下就過去!而且當時腦海常會浮現電影中的一個情節,即有個人買了張樂透彩券,就因為沒堅持下去而意外死掉了,最後結果卻是這人中了大獎!我就想,不可能會更慘了,撐過去,我就要中獎了!」個性沉穩且較理性的倢君則相信,她們是在做對的事,所以應該不會不好,即使一時狀況很慘,還是可以接受。

不知是勇氣或傻氣,陷入谷底,但這兩個女生依然匍匐前進。早在2005年,nag.19 就已經成立,一路走來,都很辛苦。「那一年,我跟媽媽在下雪的凌晨四點,在日本伊勢丹百貨前排隊搶購福袋,回台後全部賣光,就開始了我的創業之路。」Mia說,當時也沒有想太多,從小,她就一直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我媽就說,我大概從三歲、四歲,還是個小屁孩開始,一早起來就會去衣櫃挑自己要穿的衣服。」創業之初,Mia 就很清楚自己要做的是生活風格品牌,要從簡單的事物中,分享對生活的品味與感受。

福袋、二手衣⋯⋯, Mia從自己最熟悉的網拍方式著手。但是,創業維艱,不斷經歷挫折與困境。然而無論陷入再深的低潮,卻從來不曾有過放棄的念頭。十三年來 Mia也曾幾度進入職場工作,就是為了要賺錢維持Nag.19 這個品牌。和倢君的相識,正是因為兩人兩年前在同一家咖啡店打工。

學的是電影,但喜歡手捏陶的倢君的加入,讓多年來孤軍奮鬥的 Mia  不僅有了依靠的夥伴,互補的個性,更使兩人的合作相得益彰,「我真的覺得太幸運了,能夠遇到她!沒有她的話,絕對不可能有現在的 Nag.19」雖然一直有大大小小的困難要克服,但兩人樂觀地抱持玩的心情,即使必須苦中作樂,也覺得一切都很好玩!就在玩之間,兩人做出了第一款的手指蠟燭;因為作法特別,所以每一支都獨一無二,而這特色也成為對一個人的生日或存在,最大最深的祝福!然而,手指蠟燭推出之初,很多人看到的第一個反應卻是,這是什麼東西啊?!完全不買單;到市集擺攤,有時一整天連一根也沒賣出去!「有一次在台中擺市集,有一對秘魯情侶拿起我們的手指蠟燭,誇獎說,very simple,very beautiful」這句 very simple,very beautiful,不僅鼓舞了 Mia與倢君,也讓兩人更確認了品牌的方向!

每一顆手作蠟燭都是獨一無二的特色,加上整個市場上絕無僅有的手指頭造型蠟燭獨賣,讓 Nag.19在創意市集、文創市場逐漸被看到,近兩年來,也開始有許多授課的邀約,「現在我們的困擾是,很多人會以為我們是蠟燭品牌。其實不是。」蠟燭只是點亮從幽谷升起的一盞光,Mia視之為自身天職的 Nag.19有更多兼具實用、有趣且生活感十足的創意小物,包括宛若燃燒星塵般的手作蠟燭、童話小精靈般的手指蠟燭、礦石洗手皂、陶製鏡框、珠寶盒、編織物⋯⋯。或許正如「Nag」原意之一的「黑馬」般,這兩個打死不退的女生,不只愈玩愈起勁,也玩出自己的黑馬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