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當6月中回聲演唱會的舞台上傳來「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流浪,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為了山間輕流的小溪,為了寬闊的草原,流浪遠方,流浪……」這首經典的《橄欖樹》,我的思緒也隨著歌聲走進了那塵封已久的時空中,遙遠的流浪夢裡。

 

想起高中時期,在那個聯考錄取率屢創新低的年代裡,每個人都有著沉重的課業壓力,只要一到放學時刻,學生們就像是沙漠中的駱駝商隊,一列列駝著沉甸甸的書包,在烈日裡,雨季中,行走。急切地穿梭在各大補習班,匆忙地奔赴在各大名師的課堂當中,直到月亮高掛才得以拖著一身的疲憊回家。
在那段年少青澀的歲月裡,偶而能有短暫偷閒的片刻,就是生命裡最大的滿足。像偷翻一下課外讀物,三毛的、張愛玲的;或是反複哼著「每個人心理一畝一畝田……」從齊豫、潘越雲的獨特嗓音裡,唱出對夢想的渴望。
就當時的莘莘學子而言,三毛的作品無異是現實世界中的天方夜譚──沙漠、駱駝、異國風情......尋常枯燥乏味的學生生涯,一下子就爬滿了各種天馬行空的想像。總幻想著等到聯考放榜的那天起,也要背起行囊,踏上流浪他鄉的旅途。在資訊不甚發達的年代,神秘撒哈拉沙漠、駱駝商隊、異國戀曲,都讓流浪他鄉成了當時最浪漫綺麗的夢。

現在想想三毛的作品之所以吸引人,其實並不是因為她善於堆砌華麗的文藻詞彙,而是用再簡單不過的文字,真實而不造作的情感,貼近生活的描述,觸動了每個人的內心世界。亦或只是描寫生活瑣事的散文,可三毛卻將沙漠中的苦難日子過成了有趣而豐富的生命經驗,成就了一篇篇充滿異國風情的作品,進而集結成《撒哈拉的故事》、《稻草人手記》、《哭泣的駱駝》等書的出版,受到了全世界華人讀者歡迎,歷久不衰。

本名陳懋平的三毛,因為小時候學不會寫「懋」這個字,便改名為陳平。寫作經驗最早可以追溯到1962年,後來以西屬撒哈拉沙漠的生活見聞為背景,用幽默流暢的文筆,發表了數篇充滿異國風情的作品,才正式踏上寫作之路。1974年,一篇名為《沙漠中的飯店》刊載於《聯合報副刊》,該篇是三毛自己與荷西的異國婚戀故事,與當時副刊上的其他文章風格截然不同,一下子就吸引了大批讀者,「三毛熱」迅速的從台港風靡整個華語世界,創造了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瑰麗的流浪文學經典。綜觀三毛一生的作品,包括小說、散文、遊記、書信等共有十八本,有聲書、歌詞作品無數,甚至還出了一部電影劇本《滾滾紅塵》。書寫體裁多樣,文章篇幅眾多,再再顯示其驚人的創作力。

在華文世界裡,三毛跟張愛玲一樣,不論人或作品都被後世的人譽為傳奇。而這個傳奇,至今仍是讓人津津樂道與念念不忘的。在三毛去世之後,兩岸也曾出了不少她的傳記,還有不少以三毛為研究主題的學術論文,也因此有人說研究三毛的寫作風格與美學品質,探討她強烈的藝術個性及內在生命力,才是了解三毛,詮釋三毛最好的途徑。
三毛離世已經過了二十七個年頭,三毛作詞,齊豫演唱的《橄欖樹》旋律依舊,當年背負著書包的學子早已錯過了流浪夢.,生活的重擔壓著,一日復一日的行走宛如撒哈拉沙漠裡的駱駝,沒有雨季的歲月,就不會有洗滌,不會有轉變,不會有期待。
讓我們再次捧讀三毛,用氣味去記起那個還沒實現的夢……。從文字裡讀出生動細膩的人性況味;從香氣中體會到生命裡每個轉折、每次祝福與每種喜悅所帶來漣漪般的觸動,在一成不變的生活裡,也有那遠渡他方的壯闊夢想。
 


 


 

撒哈拉的故事

哈拉沙漠,在我內心的深處,多年來是我夢裡的情人啊!我舉目望去,無際的黃沙上有寂寞的大風嗚咽的吹過,天,是高的,地是沉厚雄壯而安靜的。
——三毛著,《撒哈拉的故事》,皇冠叢書。

 
  • 因為愛情,充滿了喜悅,所以奮不顧身,勇敢追尋,不論天涯海角也要緊緊相隨。象徵喜悅與歡樂的甜橙,帶有玫瑰香氣的天竺葵如同萌芽的愛情,肉桂對應內在火熱的心,像風一樣地流動的迷迭香,輕輕地撩撥起深藏在內裡的安息香。
  • 【 伊聖詩|香氣印象 】天竺葵8+甜橙10+迷迭香6+錫蘭肉桂1+安息香1
     


 

雨季不再來

「我會一遍遍的告訴自己,雨季過了,雨季將不再來,我會覺得,在那一日早晨,當我出門的時候,我會穿著那雙清潔乾燥的黃球鞋,踏上一條充滿日光的大道,那時候,我會說,看這陽光,雨季將不再來。」
——三毛著,《雨季不再來》,皇冠叢書。
 

  • 雨後澄清的景象,帶點清涼的水氣就像鼠尾草與薄荷的清涼爽利。太陽初探,讓空氣中充滿著清新的氣味,混合著濕潤泥土的芬芳一如岩蘭草的香氣,隱約還飄來淡淡的花香,是玫瑰與天竺葵的香氣。
  • 【 伊聖詩|香氣印象 】薄荷1+鼠尾草1+玫瑰原精4+天竺葵8+岩蘭草1。
     


 

哭泣的駱駝

我蹲在遠遠的沙地上,不停的發著抖,發著抖,四周暗得快看不清楚他們了,風,突然沒有了聲音,我漸漸的什麼也看不見,只聽見屠宰房裡駱駝嘶叫的悲鳴越來越響,越來越高,整個的天空,漸漸充滿了駱駝們哭泣著的巨大的回聲,像電鳴似的下我罩下來。
——三毛著,《哭泣的駱駝》,皇冠叢書。

  • 一個美麗生命的消逝,我們總是難以割捨,就讓氣味記住所有的美好。生於沙漠的乳香與沒藥,象徵苦難的結束,墓園常見的絲柏,能讓時光停駐在美好的片刻,薰衣草、橙花與佛手柑的香氣,如同母親地擁抱,讓人安心,讓人忘記悲傷。
  • 香氣印象:佛手柑10+橙花2+薰衣草2+絲柏6+乳香4+沒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