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伊日美學生活|2018同志驕傲月
GAY PRIDE MONTH

台灣同志運動長跑了三十幾年,現今部分世人仍然對同志還抱持著污名化的想像,伊聖詩一直以來支持「酷兒影展」、參與「同志大遊行」、關心同志平權等相關議題;在六月「同志驕傲月Gay Pride Month」特別的日子裡,伊日美學生活藉此訪問社會鏈結中跟你我同樣認真生活、勇敢追愛的普羅大眾、市井小民的同志朋友,聽聽他們的心底話,並連結伊聖詩六色香氛能量,譜出一場關於愛與香氛的彩虹光譜。


【 象徵生命的紅專訪一 】

專訪人物|Steven/男 26歲/平面設計師、自由創作者、品牌行銷
延伸氣味|千葉玫瑰.複方精華
內含精油|玫瑰、花梨木、薰衣草
能量奔放如同百花般綻放;花朵類精油是身心必備的滋養品,讓你在眾人面前充滿自信。
 


伊日(以下簡稱伊):簡單介紹您的背景:居住地?家庭組成?目前所從事的工作?
Steven(以下簡稱S):我是個典型的斜槓青年,接案平面設計師,同時也在某公司擔任品牌行銷;平常是自由創作者,創作的內容都跟同志議題有關。出生於台南,是住在那種三合院的傳統務農家庭。我是家中長子,有一個直男弟弟。

伊:那你有因為身為家中長子而承受傳宗接代的壓力嗎?
S:因為我有一個很直(異性戀)的弟弟(笑),所以就削減了這件事,不過最大的因素還是慶幸我生處在現在的社會裡,多元社會議題以及適婚年齡逐漸提高,社會的觀念改變稀釋了對於「傳宗接代」的必要性。

伊:簡述自己的生長歷程,又是在何時認知到自己的同志性向?
S:我滿確定的是在幼稚園就知道自己喜歡男生,那時候就很喜歡與身邊大哥哥有接觸,甚至是國小體育老師。談戀愛可以發生的很早,但性傾向的確立又是一回事。台灣社會所加諸的壓力及刻板印象,以至於讓很多人到了長大才發現自己的性傾向。
小時候喜歡穿高跟鞋、喜歡玩芭比娃娃,而當時大人對小孩的容忍度比較高吧,就沒特別阻止我;求學過程也因為跟女同學比較親密而經常被揶揄,但同時也成為掩飾自己同志身份的擋箭牌,讓我偽裝成異性戀。到了高中,是我性別角色的啟蒙點,因社會價值觀影響,我意識到要成為一位「陽剛的男性」,便開始調整穿著和行為舉止。我很羨慕那些可以做自己的人,那真的需要有很大的勇氣。

伊:在生活環境中,如何在朋友圈、家人、公司等各種場合界定自己的同志身份?
S:幸運的是,在大學之後所處環境都非常包容任何性傾向的朋友,在朋友、同事之間關係都很好。目前還沒對家人坦承,之前還曾帶過假女友回家,只為了安撫家中長輩。但我相信家人應該有意識到,如果能夠做自己的話,與家人的關係會更親密。

伊:生活中有曾經因為同志身份而遭受任何不愉快的經驗嗎?
S:小時候因為性別氣質,多多少少在學校有被言語霸凌過,嘲弄、取綽號等等。

伊:有因此造成心理上的影響嗎?
S:你看我這樣(開朗樂觀),我想是沒有吧!哈哈。

伊:對於愛一個人、對於家的想像?試想過未來在情感上的計劃?
S:現在的社會條件讓你無法想像,因為有著太多限制,你似乎沒有一個可以達到的終點。無法想像長久在一起更別說是共組家庭,畢竟現在只是起步而已,就算大家都認同,但我家人的不認同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這個議題之下,家距離特別很遙遠……。某種角度會非常宣洩,愛情觀是享受當下的愉悅。

伊:你怎麼看大家對同志的污名?
S:(露出詭異表情)我相信每個群體都有所謂的「壞人」,並且被放大檢視。群體裡面的有污名,在同志群體內部裡也有污名,任何發生在同志身上的吸毒、開轟趴、性暴力等事件,也同樣會發生在其他群體裡,就因為所謂的「異性戀」被歸類為總體的人,所以不被放大檢視,反之,發生在同志群體中就立刻遭受污名對待。歧視很難某滅。

伊:(情境題)想像在一個大型的公開場合,你能夠以同志的身份驕傲地站在舞台上演講,在這樣的契機下,你想對社會大眾說什麼?
S:(思考一陣子,默默脫口而出)就是大家一起加油。
同志並不會因為公開身份,彰顯其性取向而被重新定義。我們還是人,跟你們一樣是人。我很害怕老去,不想成為孤單老去的性少數,那些年邁的同志已孤老一生,希望不要再造成更多人孤老終身,最後我還是要說:很慶幸活在這個時代。

伊:平常喜歡什麼樣的藝文作品,或有關同志主題(議題)的作品,渲染更多給大家~
S:推薦一部紀錄片,周東彥導演作品《你找什麼?》

  • 電影簡介
    「你找什麼?」可說是不分國界在男同志交友軟體中最常見的一句話。用來快速確認共識:找朋友?感情?還是性?當導演第一次被問到「你找什麼?」時,卻仿若開啟一個人生的大哉問,幾乎不知如何回答。於是他帶著攝影機穿梭各大都市,訪問逾60位男同志,交換彼此的生命故事。
    2017 第十九屆台北電影奬 最佳紀錄片入圍

伊:伊日美學生活2018年度主題「地球之歌:美麗島」,對你來說什麼美麗島?或說美麗島具備了何種條件?
S:包容度。要有能力足以包容弱勢的、邊緣的各種族群,而不是充斥表面光鮮亮麗的事物。對我來說美麗島等同於烏托邦,雖然我不相信烏托邦的存在,不過台灣已經很美麗了,期待她越來越美麗。